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麻城孝感乡>> 麻城孝感乡>> 文章列表

寻踪“麻城孝感乡”----逐渐远去的麻城与声誉日隆的孝感

作者:chghy   发布时间:2014-06-15 14:37:06   浏览次数:1085
拨开历史的烟云,寻踪“麻城孝感乡”
逐渐缩小的麻城与日渐成型的孝感
 
 
提到麻城孝感乡,就不得不先回顾一下宋末元初的历史。

宋元战争以后,在成吉思汗的子孙统治四川的短短百年间,天府之国变成人间地狱,蒙古人开历史倒车,废农业,兴牧业,在四川没什么作为,这是史学界公认的,人口的自然增长约30万人。元朝末年,政治黑暗,统治阶级内部政局动荡。元朝政府横征暴敛,土地高度集中,社会经济衰败,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激化,作为最低等的汉族更是民不聊生,于是在长江中下游一带爆发了反抗元朝暴政的红巾起义。1351年前后,徐寿辉、刘福通、郭子兴等几路大军揭竿而起,割据地方,元大都不断派兵征剿,值得重视的是,元朝政府军与红巾军徐寿辉的主战场就在湖北麻城县一带,而朱元璋与红巾军陈友谅部也在这里长期鏊战。
现在要问四川人的祖藉,多半会说是“麻城孝感乡”,“言必称湖广”,纷纷说自己是湖广麻城县孝感乡迁来,如民国《荣县志》:“明太祖洪武二年,蜀人楚籍者,动称是年由麻城孝感乡入川,人人言然。”有研究指出四川人口中,80%是湖广移民后代,如果剔除世居四川的彝、羌、土家等少数民族,可以说现在的川渝两地汉人,很少有纯粹的四川土著。
四川人口加上重庆人口超过一亿,难道就是一个乡迁出来的移民后裔?早在近一个世纪以前,就有人对此提出怀疑:“核其人数,即使尽乡以行,亦不应有若是这多;且湘楚州县与蜀邻比者尽人皆可以移住,何以独适孝感一乡?”最近而又最典型的有邓经武、雷兵的结论:“‘湖广麻城县孝感乡’只是一个子虚乌有的虚构地名。”邓经武曾经发表一篇文章《四川土著到哪里去了》,此文在网络中很广,文中就质疑麻城县孝感乡的真实性,他认为麻城县孝感乡可能是一个臆造的地名,湖北麻城和湖北孝感分属两地,借用武汉大学博导孙党伯教授的话说,两地相差“一帽子远”。(也就是紧紧相连之意;湖北口语“差得冒得帽子”,那就是相隔很远;“一帽子”自然是形容距离相当之近,从湖北地图可看到麻城,黄安[今红安],孝感紧紧相连,编者按)
最早关于麻城的记载是北宋时期王存的《元丰九域志》:“麻城,(黄)州北一百七十五里。(辖)四乡,歧亭、故县、白沙、永泰、桑林、永宁六镇。有龟头山、永泰河。”据光绪年间成书的《麻城县志前编·疆域·乡镇》载:“麻城县明初分四乡,曰太平、曰仙居、曰亭川、曰孝感,统一百三十里。成化年间并为九十四里,并孝感入仙居为三乡。嘉靖间(1521-1566年)析太、仙二乡二十里入黄安(原孝感乡版图为主,编者注),止七十四里。”因此,孝感乡在明初即见记载,至成化八年(1472年)裁撤并入仙居乡。
周启志在《寻根圣地:湖北麻城孝感乡》中,引用《石柱厅乡土志》的话说:“有陈氏于宋高宗时由楚北麻城孝感乡同马氏同来”,证明麻城的四乡划分和孝感乡的存在,历宋元至明并无变化。
明代全国正式推行里甲编制的年份为洪武十四年,如《明太祖实录》载:“(洪武十四年正月)是月,命天下郡县编赋役黄册。其法以一百一十户为里.一里之中,推丁粮多者十人为长,余百户为十甲,甲凡十人,岁役里长一人,甲首十人,管摄一里之事。城中日坊,近城曰厢,乡都曰里,几十年一周,先后则各以丁数多寡为次,每里编为一册.册之首总为一图,其里中鳏寡孤独不任役者,则带管于百十户之外.而列入团后,名曰畸零。”显然里“甲”是个方便朝庭征收税赋、劳役所设立的单位,与人丁数密切相关,而与地域大小并无逻辑关系,因为有的甲人多地少,有的甲地广人稀。
四川泸州《王氏族谱》中发现了一个重要证据。该谱载有三世祖王仁义作于明景泰七年(1456年)的序,在其中“湖广黄州府麻城县孝感乡”下注明“嘉靖中(1521-1566年)改为黄安县”。谱中另一篇序作于清康熙四年(1665年),此谱虽刻于民国三年,但这条注至迟不会晚于康熙四年,也就是说离孝感乡划归黄安县最多才一百年,其正确性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证明以上的推断是正确的。四川富顺县《郭氏族谱》在谱序中对祖居地“楚之麻城孝感乡”后夹注云:“孝感乡,嘉靖改为黄安县。”
综合以上所列举的资料,我们可以断定,麻城县孝感乡就在现在的红安县,许多学者也支持这种说法,如葛剑雄先生也认为“黄安县的东南部即原孝感乡地。

隆昌《韩氏族谱》:“吾祖肇自山东……迁……孝感乡。明祖龙飞……元主北遁,遂将麻城著土之民,诏令入川。吾祖……于洪武元年入川。” 许多族谱中称是在洪武四年(1371年)前“奉旨入川” ,然洪武五年(1372年)之前四川属明玉珍管辖,朱元璋政令怎能通行四川?想必大夏政权有过号召移民的“诏令”。

大夏是农民起义领袖明玉珍于1363年在重庆建立的割据政权,明玉珍是随州人,农民战争爆发后他招集乡兵千余人参加徐寿辉领导的天完红巾军,任元帅,并由巫峡引兵入蜀,攻克重庆,被授为陇蜀右丞。逐渐占有川蜀全境。当陈友谅杀徐寿辉自立为帝的时候,明玉珍不服,自称陇蜀王。
明玉珍得到的四川是蒙古人留下的烂摊子,“无民可牧,难以设官”,他为了政权的稳固号召外省人入蜀,执行轻税薄徭的政策,租税“十取其一”,吸引了当时正处于战乱的湖广麻城县、孝感县一带乡民入蜀定居。鄂东是红巾军根据地,也是明玉珍及其部将的老家,老乡要跟着老乡闯天下也在情理之中;明玉珍的老乡们为避战乱亦愿迁徙四川,张学君、张莉红的《从古今移民潮看巴蜀文化的开放性》说:“明玉珍在重庆称帝后,湖北战乱不休,大量湖广人,特别是麻城孝感人陆续迁川”,据曹树基先生研究,“粗略估计,明氏军人、家属以及他们招募的移民可能有40万,移民人口接近或超过四川原有的土著”。
1371年,朱元璋派汤和、傅友德灭夏,明玉珍之子明升投降,被送往高丽安置,当时,据明朝户部统计,四川民户总共八万四千余户,说明明玉珍治蜀是功不可没的。
据《重庆晨报》报道,江津幸贤元先生向湖广填四川博物馆捐赠的一套清代道光十年修编的家谱上,记载了幸氏祖先率族人从江西迁到湖北麻城孝感。后徐寿辉起义,为避战乱,举家迁入江津,“宋末年间,仲式祖由江西迁楚麻城孝感乡。因徐寿辉兵起,复自楚避乱入蜀,携祖妣王氏及三子寓江津笋里梅村幸家湾数年。见风俗淳美,山川壮丽,遂采三山而居。”
光绪《李元仁墓碑》:“本籍湖广麻城孝感李家大土坎高阶,缘于元末入蜀,插占巴州。嗣世祖因贼匪扰逆,始建修楼房,后因号楼房上下营。”
仁寿《李氏族谱》:“元末吾祖世居麻城孝感青山,陈逆之乱,乡人明玉珍据成都,招抚乡里,吾祖兄弟七人迁蜀,因与祖一公籍寿焉。”
光绪10年资中版《徐氏族谱·总序》:“吾徐氏,麻城县孝感籍也,妙洪祖避徐寿辉乱迁蜀”
民国《资中县志》:“本境分五省人,一本省,二楚省,三粤省,四闽省,五赣省。本省当元之季,伪夏明玉珍据蜀,尽有川东之地,蜀号长安。玉珍为楚北随州人,其乡里多归之,逮今五百余年,生齿甚繁。考其原籍,通曰湖广麻城孝感人为多。”
这些都从侧面证实了明玉珍开创了湖广向四川移民之先河。
第二次移民:明朝时期的移民政策
朱元璋收复四川后,继续明玉珍的政策、向四川移民。朝庭的组织,规模更大,人数更多。据《明太祖洪武实录》载,洪武6年,太仆丞梁野仙帖木尔上书:“宁夏境内及四川西南至船城,东北至塔滩,土膏腴,宜招集流亡屯田”。太祖“从之”。
这一历史见诸当时族谱记载的比比皆是。如内江《周氏族谱》载:“明初,诏以湖广世族安播四川,我明器祖遂偕至戚雷华辅偶行入川。” 又如内江《黄氏族谱》载:“明洪武初,以四川乃近西隅夷地,非德化不能测也,惟孝感乡人民可以化之。诏饬行专差逐遣。凡明初来者皆麻城孝感乡人也。”
内江县杨家场《周氏族谱·修谱自序》云:明初,诏以湖广世族安插入川。我明器祖、雷氏、戴氏,遂偕至戚雷华振、周氏由麻城孝感偶行入川,落业内江东乡百世镇。
内江《周氏族谱》:“洪武出治,我圣祖仁皇帝遂下诏旨令湖广黄州府麻城县孝感乡填实四川。我祖奉命襁负其子,入川于红合乡落业。”
江北县曹氏族谱记载:“初祖兴王公,湖北黄州府麻城人也,明洪武初入蜀,卜居於渝北跳石河。”
咸丰《云阳县志》载:邑分南北两岸,南岸民皆洪武时由湖北麻城孝感奉敕徙来者。
隆昌《刘氏族谱》:“吾家起自湖广麻城县孝感乡,明初入蜀。”
咸丰年间编撰的仁寿县《戴氏族谱·序》:“我始祖保什公、妣谭氏,明太祖时自麻城孝感乡来川,迁于仁邑回龙场戴家山。”
                         
孝感乡为什么频频撤并?
据光绪《麻城县志》卷三、卷十统计,麻城县在明前中期人丁呈下降趋势,麻城县在洪武二十四年在册130里,15809户 ,每里平均122户。据《麻城县志?前编》统计,成化年间为94里,至嘉靖年间仅74里。由于人丁减少,裁地僻人稀的孝感乡并入仙居乡是必然的选择。仙居乡位于县西,孝感乡既然是因为户口少才撤并掉的,就不可能更靠近县城,而应该在仙居乡的西部。
康熙《麻城县志》记载,成化八年亭川乡由25里并为24里;太平、仙居两乡由112里并为50里,减少62里,说明两乡为麻城人口主要输出地。而太平、仙居的原额112里中,就包括有原孝感乡的里数,即使按三乡平均算,孝感乡也应有37里;何况孝感乡位于麻城西南人口稠密的平原地区(今孝感市境内,编者按),因此,明初的孝感乡,当至少有4000余户,约2.5万人。明初全县130里,当时社会相对安定,人口本该有较快增长,但80多年后,到了成化八年,反而减少了36里,近4000户,占原户数的近28%,这种现象只能用移民才解释得通。

民国《泸县志 艺文志》载崇祯时任泸州分巡佥事吴登启《招民榜文示》称“迨我国初,亦移麻民孝感之民,以实富、荣二邑。” 指出朱元璋曾推行大规模移民措施,并且成效是显著的,从明玉珍时的84000户,至洪武十四年的9年间,人户增至214900户,增长率为155.83%,且以麻城、孝感乡人居多。
张学君、张莉红的《从古今移民潮看巴蜀文化的开放性》一文用1371年到1393年四川的两次户籍、人口统计数据,说明在22年的历程中,四川户籍增加44%,人口增加56%,从而“由此推测出明初有30万左右的移民规模是大致不差的”,“出现了移民数量高于土著数量50%以上的情况”。

从各地县志及各姓氏家谱的记载中,拨开这些历史的烟云,我们不难看出:孝感乡是一个动态的概念 ,1472年(明成化八年)前属于麻城四乡六镇之一乡;1472年后撤并,一小部分归入仙居乡 (编者)。而原孝感乡不是消失了,而是因为人口繁衍较快,重新另置一县,从麻城故县分离出来,名曰“黄安县”。资料见
四川泸州《王氏族谱》,该谱载有三世祖王仁义作于明景泰七年(1456年)的序,在其中“湖广黄州府麻城县孝感乡”下注明“嘉靖中(1521-1566年)改为黄安县”。具体置县时间当在1456-1472之间,另可参考《红(黄)安县志》。嘉靖间又再次析太、仙二乡二十里(一里110户计,共220户人口)入黄安,说明嘉靖间原麻城孝感乡(黄安县)人口还在增加,麻城人口及版图再次逐渐缩小。从逐渐缩小的麻城与日渐成型并享誉四川及所有各地移民之中有口皆碑的原出于麻城的孝感乡,直至解放后涵盖随州、红安(原黄安县,即麻城孝感乡)、云梦、汉川等九县市的地级市就可以知道,麻城孝感乡的历史变迁,从来就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地域概念,从内涵到外延,都有了不断的升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就如曾经“气吞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云梦古泽,也只是作为了从麻城到孝感,从湖广填四川移民过程中的一个驿站小县。 

( 陈胡公文化网   整理)





Copyright ©2017    陈胡公文化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