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舜裔各姓>> 舜裔各姓>> 文章列表

“生陈死陆”的前世今生

作者:chghy 陈瑞和   发布时间:2015-06-12 15:38:44   浏览次数:1309
宋景炎二年(公元1277年)十月,陆秀夫应诏回朝,只挈次夫人倪氏并次子七郎、三子八郎及家人端儿、正儿赴辅幼主,而留长子陆繇及幼子九郎在潮之辟望港奉养太夫人及夫人玉牒赵氏。后夫人叫秀夫公负帝蹈海,遂尽节于潮,太夫人年迈不寝食卒,九郞能文体弱早逝,八郞与次夫人随秀夫赴难,七郞时江西解粮,途至福建,知宋亡,遂创居福建。居潮汕陆姓,俱是陆繇后裔,并尊忠贞公为始祖。陆繇子孙繁衍,开枝散叶,遂逐步向四周传播,子孙遍及潮汕。   一、桑浦山麓择地创业   陆显隆,系忠贞公之四世孙,父为陆繇之三子陆浩。陆显隆有二子,长子陆玉溪,次子陆丽峰。陆玉溪明初曾任兵部提领(故后人称其为“兵部公”),卸任后在桑浦山麓、榕江东岸择地而居。先是居于今揭阳锡场之锡东村(该村现仍存有陆厝围、陆厝池、陆厝井等遗跡),后再移居炮台新寨之背头。该地系榕江两支支流汇合处,俗称双溪嘴。此地背山面水,土地肥沃,渔农两利:然而也有缺陷,即处于江边,难免常受洪涝水患之苦。加上新寨村为吴氏先行创立,吴氏在该地区已建有祠堂以及古庙,因而摩擦在所难免,陆氏族人在此居住也觉不便。到了陆玉溪第四代孙陆简直,娶东岭黄员外之女为妻。有—次,前往东岭探望岳父,见东岭村所处之凤山,乃桑浦山余脉,背靠雄伟高山,面向浩瀚榕江,周围良田千顷,水陆交通便利。既有河海之饶,也有山林之利。因地势较高,也可免受洪涝灾害之苦,实属居住创业之宝地。遂忍不住请求其岳父允其迁来寄住。未想黄员外爽快答应,并允其连同亲眷一并迁来。于是,陆简直便同叔父陆西涛家人一起移居东岭村,在此置业建房,耕种劳作,设馆讲学。而陆玉溪之弟陆丽峰的子孙也在此时离开双溪嘴,迁往埔田之老龙、新龙村居住。自此,陆简直后裔便在东岭繁衍生殖,日渐昌盛。陆氏家族在乡里既是勤耕力作的殷实农户,也鼎力办学传道,故族人知书达理,后代有不少出仕为官者。如陆简直二房陆慎叟的长子陆黼,字贡斋,明嘉靖年间潮州府廪生,后被任为封川(今封开县)司徒。   关于陆黼,至今仍流传一则其与明代潮汕三杰之一的林大钦交往的美事。   林大钦是明代海阳县东莆都(今潮安县金石镇)仙都村人,潮汕地区历史上唯一的一位文科状元,故历来备受潮人推崇。他于嘉靖十一年(公元1532年)春上京赴考,“御擢第一”,20岁即摘取状元桂冠,授翰林院修撰。在朝为官三年,即以母病为由,疏请归养,回到家乡的华岩宗山书院讲学。林大钦原来家境贫寒,住家甚至必须“迁借无常”,为遂母愿,故而营造状元府。其时,东岭村的陆黼家人也正在建造府第(坐落在“陆氏家祠”左侧,现今旧屋犹存),其房梁木材须从潮州府城购买,并经韩江水运而来。该批木材运经仙都村境时,却被林大钦家人强行截住,声言要扣下用于建造状元府。此事可急坏陆氏族人。正当无计可施之际,恰逢陆黼回乡省亲,于是有人告之。陆黼得知状元是自己教过的学生林大钦,遂决定亲自上门索回。   到了林家,家人要其通报姓名,老先生却故意不告知。林府家人只得如实禀报林大钦:有一衣着长衫老者,要见状元却不报名。林大钦一听,知来者不凡,遂令速开大门迎接。师徒久别重逢,难免畅叙衷情。弟子遂留老师宽住数日,先生感觉盛情难却,不好推辞,遂答应住下。师徒吟诗作对,谈古论今,其乐融融。这期间,林大钦已从家人口中知晓先生此来目的,表面装作若无其事,暗中却已作好安排。陆黼心中有事,品茶谈论间数度张口欲提杉木之事,都被林大钦顾左右而言他,婉转把话题拦下。碍于情面,先生也不好直说。这样迁延近月,先生心急,担心影响工程进度,于是冷脸辞归。大钦也不挽留,命人呈上已题好的“忠贞”(明朝皇帝对陆秀夫所赐谥号)牌匾,恭送先生回程。   陆黼带着懊恼心情回至村中,不料族人却满怀喜悦赶来报讯:府第工程进展顺利,被扣杉木不仅如数送还,还外加一根可作栋梁的巨木。至此,陆黼方才醒悟,原来师生情浓,好酒好菜相待,暗中却已处理好不便启口之事,使误解化于无形,还加深了师生情谊,成就千古美谈。   位于东岭“陆氏家庙”左侧的宅第至今犹存,只是因为年久失修,外貌较为残旧。林大钦题写的牌匾依然高悬“陆氏家庙”正堂。中间是“忠贞”二个苍劲雄浑的大字,上款为“嘉靖辛卯年”,落款为“眷世侄林大钦拜赠”各一行楷书,下端还盖有林大钦红色印鉴。牌匾本身既表达了状元对陆氏英烈先辈的崇敬之情,也记载下了陆、林师生情谊的美好往事,为这座设计考究、工艺精湛、雕梁画栋、异彩纷呈的“陆氏家庙”增添许多光彩。   以“忠贞”后裔为荣的东岭陆氏村民,文化底蕴深厚,尊崇先人教诲,尤重文物保护。至今,除“陆氏家庙”注重保护管养、不时翻新、使之历经数百年还完好如初外,其祖宗陵墓,如葬于桑浦山的“兵部公”墓,葬于凤山之“凤规”(“规”为潮音,即胃)的西山公慕,葬于“凤献”(“献”也为潮音,意为屁股)的简直公慕,葬于龟山龟首位置的西涛公墓均保存完好,成为陆氏族人不时瞻仰、缅怀先祖、激励后人的古迹胜地。   二、渡榕西进西胪中兴   陆西涛与侄儿陆简直移居东岭,在东岭置地创业,日子过得倒也富足舒适,现今东岭村委会右后侧,占地约40亩,地名“凤尾园”的一片旧宅,即为当时陆西涛与陆惠迪之旧居。这样过了十数年,西涛公逝,择地葬于风山东侧的龟山。然而就因这一葬,却惹出了争端。   东岭之地,由凤山和龟山二座小山东西并列、相联而成,陆氏居西侧的凤山(今称“东岭陆”),先于陆姓居于东侧龟山的是许姓(今称“东岭许”)。二山紧紧相联,二姓本也相安无事。西涛公的陵荣就葬于二山交界的龟首处。起初,许氏族人也不反对,然而可能是经某位风水师点拨,认为陆氏墓葬在龟首定会影响许氏家族,需要破解,因而就在西涛公的陵墓正前方约三丈之处,建设一座俗称“许厝宫”的“东岭古庙”。西涛公之子陆惠迪,见父亲墓前竟有人建起神庙,意在拦住风水“龙脉”,急待阻止,然而交涉未果,只得诉之官府。彼时之官场,昏庸黑暗,不知是否受了对方好处,竟然仅凭讼词中一句“宫前风水后”(讼词原意指地理位胃,宫庙建在陵慕前面,而官府则曲解为时间顺序:宫庙先于风水而建)判陆氏败诉。古人对风水极其重视,认为龙脉受损,即会影响后代发展。加之输了官司,陆惠迪即认为受了欺侮还无处伸冤,愤愤不平,回到家中依然闷闷不乐。夫人陈氏(原是西胪富家之女)观之忙问起缘故。惠迪告之原委,夫人建言道:“舅家在两胪也是殷实大户,此前曾邀请我家迁往西胪,与其在这里受气,不如举家搬往西胪居住。”陆惠迪先前曾到过西胪,知道西胪地处榕江出海口,河汊交错,土地肥沃,渔农两利,物产丰饶,俗话说“三年无风灾,母猪挂金钩(耳环)”,加之民风纯朴,又有大户可依,觉得夫人建言在理,遂请夫人前往征求舅家意见。舅家满口应承:家尚有多余田厝,随你们选用。夫人返告,陆惠迪便同夫人打点行装,举家迁来西胪。初时居于“炉心”(即今中专路一带之“乜蟹埔”),后又搬到“后宫埔”一带,置地建房,遂得家业中兴,逐日繁盛,根基稳固,欣欣向荣。陆氏后人为纪念惠迪公功德,遂在“后宫埔”西侧,建起“忠贞祖厅”,用于祭祀入潮始祖、为国捐躯的民族英雄陆秀夫,表达陆氏族人不忘祖训、忠诚爱国、崇尚贞节的情怀。而后又在“后宫埔”南面,建起“惠迪祖祠”,尊惠迪公为西胪始祖。   西胪的陆氏族人继承先祖百折不挠、励精图治的美德,勤劳朴素,不懈进取,使得宗族根繁叶茂,人才辈出。清代曾有二人考取贡生,乡里称之为“贡爷”;民国初期,族人陈恒章任过南澳县实业局长。及至现代,无论是政界、学界、商界,更涌现不少名士巨贾。如陈恒桂,乘改革开放东风,只身勇闯深圳创业,白手起家,顽强拼博,终于闯出一番天地,成为拥有三家公司、在沙头角名声响亮的老板。又如青年实业陈松耀自18岁便外出闯荡创业,虽几经沉浮,仍百折不饶。其敢为人先、独具慧眼的企业家品格、终于成就辉煌业绩,而今在广东东莞及广西南宁各有一间颇具规模的电子厂,产品具独立品牌,畅销海内外……   可贵的是,这些在外拼搏,积累了一定资本的企业家,致富不忘回报社会,热心公益,乐于助人,既慷慨解囊出资支援家乡建设,对宗族祠堂、祖厅等公共建筑物的维修改造也不遗余力,捐出巨资支持。在他们身上,人们不难发现,陆氏先祖尽节为国、精心护民的高尚品格依然闪闪发光!   这里,读者诸君可能会问,为何西胪的陆氏后裔,如今都为陈姓?这就要引出所谓“生陈死陆”的故事。据原潮阳市志办陈丰强主编的《潮阳姓氏丛谈》载:民国初年,西胪陈姓族内发生纠纷,甚至酝酿械斗。时有力量较弱的一方要求有亲戚关系的陆姓族人改为陈姓以便参与其中,壮大力量。当时的陆氏族老权衡得失:如不答应改姓要求,眼看两派力量悬殊,械斗起来,必定生灵涂炭,乡里遭殃:若答应改姓要求,则可平衡两派力量,化干戈为玉帛,平息纷争,但会落下擅改姓氏、不忠祖先的骂名。于是以叩求先祖赐教,先祖有示,族人在生可以改姓,但逝后则需归宗,祠堂、祖厅仍需悬挂陆姓牌匾、灯笼为由,折衷解决此一难题。此一改变既使得纠纷得以化解,也使得乡里百年来相安无事,和睦相处。故该志赞曰:“此一姓氏观颇堪称道。”   三、对有关史料的质疑和订正   笔者撰此文,参阅了一些史籍及文章,发现原来的一些记载和论述存在多处矛盾甚至谬误,为还其真实面目,避免以讹传讹,特择主要三件,逐一剖析求证。   其一,关于“兵部公”系指何人问题   据潮汕陆氏联谊会编辑的《陆氏族谱》中的《族谱序》(作者举人肖誉)载:“四世孙显隆任兵部提领。”而揭阳东岭《陆氏家庙史书》载:陆氏家庙中有神主牌位:“显始祖考,兵部提领,玉溪府君。”任过兵部提领者,究竟是陆显隆还是“玉溪府君”?根据潮汕葬俗,神主位之名应是“校名”,与生名不同。显隆是生名,玉溪是校名,两者也可能是同为一人。然而东岭《始祖丞相公嗣脉分支简介》则记载:“浩公产子一,传显隆公,传一世祖兵部玉溪公……”《陆氏族谱》(北坑本)之“先祖遗言”也载:“……显隆公子孙移居揭邑东岭等处。”这里,不同版本的族谱序和北坑、东岭二处族谱说法不一。族谱是世代相传,而族谱序是根据族谱所述撰写,那么族谱序出错的几率似乎会更大一些。而据东岭的世系表所列各位先祖自一世祖陆秀夫到第八世陆简直,这中间显示陆显隆之后是陆玉溪,排列有序,中间并不缺环,可见不存在“校名”与人名属同一个人问题。而据陆显隆生活年代分析,他应该绝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元代。因西平村史载:陆盂义于元至正年间迁至西平居住,既然陆盂义青壮年时期还生活在元代,则其叔父陆显隆更应该如此。而陆秀夫后人曾有誓言,子孙不在元朝为官,所以陆显隆任职兵部的可能性会更低。因此可以推断,东岭人尊崇的一世祖“兵部公”应是陆显隆之子而非其本人。   其二,陆惠迪于何时迁居西胪   《潮阳姓氏丛谈》述:“创东岭者之子陆惠迪于元末分居潮阳奉恩乡之西胪。”而西胪陆氏族人却传为明嘉靖初年。据西平村史资料介绍,陆盂义“于元代至正年间于潮州城东三祀宫前移居至此”,潮阳市志则载“陆盂义于元至正二十六年(公元1366年)……迁创于潮阳奉恩乡之西平村”。陆盂义与陆玉溪同为陆秀夫第五世孙,于元末移居西平,故陆玉溪移居东岭也应是元末明初之事。是故作为陆玉溪第三世孙的陆惠迪断无可能在元末就移居西胪之理。而晚至嘉靖初年也不可能。元末距明嘉靖初年隔了150多年,以每代间隔约20至25年计,最多不会超过80年。据此测算,应该是明代早期,约为明正统年间,距今约为560年。   其三,关于陆黼的身份问题   《揭阳报》2006年6月11日发表的阿怪文章《陆秀夫后裔陆贡斋与东岭陆氏祠堂》述:“陆简德子长贡斋。”有二次出错,其一,东岭陆氏祖辈中并无陆简德,只有陆简直,此处“德”应为揭音“直”之误。其二同,东岭族谱资料载:陆贡斋乃五世祖中兴公次子慎叟公之长子,即陆简直之孙。从时间顺序上看也不难看出这“子”实为“孙”之误,陆简直与陆惠迪是堂兄弟,为明正统年问的人,而陆贡斋则为嘉靖年间之人,两者相距至少70年,因此是孙而非子,不辨自明。   至于陆黼之官职,清举人肖誉记为“封川司徒”,而近年许多文章则均记为封川县令,孰是孰非,有待进一步考证。   (转载于网络 作者:陈瑞和)




Copyright ©2017    陈胡公文化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